Nought

本週放毒:東ノ暁 西ノ黄昏

4587861_6f9b5f79344cdbeac93ded7be33d3f12.jpg




みーむ的聲音很像吉岡@v@

題外話:最近用了eoe的sceensaver﹐被我調成2分鐘不動就進入螢幕保護模式。
進入後就在看reanbell的英姿然後自拔不能(自重啦)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本週放毒:synchronicity

hikaritokage2.jpg 


第二章終於等到了;口;
pv按下vvv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1 | 引用:0 | ∧top | under∨

愛するものを、愛る信じて殺せるか

愛するものを、愛る信じて殺せるか
(相信愛﹐能抹殺所愛。)

也就是呼應喰靈-零中OP最後的那句「☑will you kill someone you love,because of love?」

剛剛一直在聽paradise lost﹐就會不斷想起神樂殺了黃泉的那一幕﹐淚水猶如缺堤一樣的湧出呢。

喰靈是真的很好看﹐非常地﹐非常地。

畢竟能讓我哭的動畫實在很少。

怎麼說好呢﹖應該說因為它的劇情緊湊之餘且詳略得宜﹐再來一個首尾呼應就騙到了我的淚水了。

很喜歡黃泉﹐真的很喜歡她﹐那肩上背負了太多的女生。

生父母自小就離自己而去﹐那種悲傷可說是極大的。後來被諌山家收養了作養女﹐得到了家人。她以自己的努力來換取能力和成就﹐得到了地位﹐得到了信任﹐得到了尊重。甚至連諌山家的繼承和諌山家的靈獸獅子王也由她來擔當。而且正因為如此與紀之訂下了婚約。後來更遇到了一個與自己很相似的妹妹——土宮神樂﹐兩人愉快的生活著﹐以驅魔使者的身份。

一切都好像是鋪排好的。

為後來的失去所鋪排的。

如果必須要失去﹐那麼倒不如不要得到﹐那種痛比得不到更痛。

養父的死﹐繼承權被奪走﹐獅子王被搶走﹐婚約被解除﹐後來冥的死﹐失去了所有人的信任﹐神樂的猶豫﹐自己的內疚。

仇恨﹐不可能沒有的吧﹖

就如她所說﹐她本來就是一無所有﹐那為什麼要給予她希望。

憤怒﹐不可能沒有的吧﹖

父親的死被遷怒﹐因身份的降低而解除婚約﹐眾人關心冥的死卻不了解的她的重傷。

即使是擁有殺生石的黃泉﹐我也恨不起來。

對於她﹐我的淚水已表露一切。

最後的那一刻也沒有放棄信念的那一點﹐讓我想起了蟲之歌的利菜﹐彼此的夢想是如此接近。

「哪怕那個人是我。」黃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下定了決心了吧﹖

要死在神樂的手上。

最後的那句稱讚﹐最後的那個微笑﹐把一切﹐都化成零。

喰靈……零。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罌籠葬

昨晚﹐不﹐據橙子說就是今天早上的凌晨四點多﹐才看完整本罌籠葬。

其實主要是因為我過了十二點才開始看啦。

不過這本書真的很非常地十分不錯(累贅了)。

只能說﹐金賞不愧是金賞吧。

嗯嗯﹐我還是比較喜歡原來的幽冥吧﹐而不是珠罌神的幽冥。

茨少爺大概我只能說是憐憫吧﹐畢竟罪弒是與他無關的﹐卻因為被父親連繫的關係而受累。

不過或許也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在「來世」再會。

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不好的感覺。

我很喜歡茨少爺說的那句﹐「那來世﹐我們還會再見的吧」雖然忘記了完整句子= =+

到底是人錯﹐還是神錯﹐這句說話已經變得無從判斷了。

人總是想活久一點﹐神卻被迫要長生。

茨少爺因為是最後一名羔戳的關係而被迫要在籠庭裡活了四百多年﹐而五義人則為了要延長羔戳的壽命而被迫要減短自己的壽命。

到底又是誰不對。

「熱愛生命的人總是被世人稱讚﹐但怕死卻總是被人唾棄。」

一點也沒有出錯﹐一點也沒。

但是﹐其實明明怕死也只是本性﹐每一個人的。

故事可以說是半出乎我意料吧﹐畢竟還有一點是猜到的。

不管如何﹐還是非常好看呢﹐害我很期待往後久遠的作品呢。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altor

altor真的是非常捧﹐讓我深陷其中了……

雖然說遊戲裡的選項不多﹐讓玩家代入的地方也很少﹐甚至簡直只能說是一個故事以半動畫形式弄出來﹐但我還是非常喜歡。

首先不得不說的是畫風﹐那柔和的色調和感覺讓心底暖暖的﹐有種別樣的感覺在那裡泛開來﹐那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

而且﹐altor的畫面不只是非常唯美﹐而且也極像原著﹐總讓我懷疑這是不是日本人弄的。

但居然是香港人﹐真是讓我太驚訝了(雖然我沒有歧視的意思﹐只是一直心底裡都是認為香港是沒有什麼人會弄這些的)

不過這實在太讓我高興呢﹐畢竟讓我知道香港也會有這麼有愛之物。

偏題了……

說完畫風﹐就要說故事情節了。

那簡直讓我沉溺的情節﹐真的是太—捧—了﹐那淡淡的失落﹐莫名的惆悵﹐時而有著兩句讓人發笑的話﹐卻帶著無限的絕望﹐那不是一般的文筆所能做到的。

先說69的路線吧﹐那過往簡直讓我心悸﹐以下開始是劇透。

69的前生是初霧﹐初霧是六道能力的契約者﹐而初霧是被Giotto所救﹐但其實giotto也同樣吧…但後來初代被炸得屍骨無全﹐初霧開始暴走﹐無論是新派還是舊派都開始殺了。

mukuro1.jpg
mukuro2.jpg


後來初霧被Giotto的哥哥Paolo殺掉﹐並挖掉右眼﹐因為初代也不希望右眼的詛咒會伴隨他到地獄裡去。

右眼本被封存的﹐但不禁還是有渴望得到能力的人奪走他﹐它被偷運出來﹐相隔了好幾世﹐輾轉間還是落到了淪為實驗品的69身上﹐剛好就是初霧的輪迴。

但27在十年後的世界死了後﹐69終於找回了前生一直找不到的事﹐而找到真相的結局是六道的詛咒消失了﹐契約解除了﹐和彭哥列的契約也解除了。

「眼睛與身體連繫的霎間﹐我取回前世的大部分片段﹐六道輪迴的能力﹐仇恨……和執拗。」
(中間打的東西居然不小心按了esc﹐我就不再打一遍了。)

「今次終於……找到了﹐『你的……亡骸』。」
「然後﹐我跟這顆眼的契約終結了﹐記起了所有的事情﹐也不會再永無止盡地轉生。」
「這就是『找到了』的結果啊。」這個結局﹐真是令人笑不出。
路標上的指示錯誤﹐「迷路」就是必然的。
時間太悠久﹐連恨與責任的矛頭應該指向誰﹐也不清楚了。

是我一手推自己墮入漫長的輪迴地獄﹐痛恨黑手黨的主由﹐就是因為失去了本來是黑手黨的你。連恨的對像也搞不清。我一直以來所做的事﹐到底算是什麼﹖
這樣的真相﹐這樣的我﹐連自己也接受不了。
一切已經終結了啊。我跟你的命運﹐再不會有交上的一天。
看到你﹐就想惡作劇啊。你知道這一切的話﹐會一直介懷在心吧。
這樣就好﹐這樣就可以了。
因為﹐這樣的話﹐我跟你還有連繫哦。
珍惜別人﹐珍惜東西……自己﹐我並不懂得。
只會破壞的我﹐並不明白如何去「珍惜」﹐所以……「不要期待……我能夠說出安慰的話。」

殲滅mafia﹐一直是我活著的理由。
你的存在造成這個理由﹐同時破壞了這個理由。
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理由了。
「終於不會再無止盡地重複又重複了。」
「這是作為守護者最後的工作﹐我跟彭哥列十代目的契約結束了。」

後來就回去十年前了。
不過我的是ture end﹐所以沒有什麼特別悲傷﹐但我玩了bad end﹐才發覺玩bad end的時間會短很多﹐因為沒了初霧的過去。



59路線於日後補完﹐我先在有點累。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 Nought |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