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罌籠葬

昨晚﹐不﹐據橙子說就是今天早上的凌晨四點多﹐才看完整本罌籠葬。

其實主要是因為我過了十二點才開始看啦。

不過這本書真的很非常地十分不錯(累贅了)。

只能說﹐金賞不愧是金賞吧。

嗯嗯﹐我還是比較喜歡原來的幽冥吧﹐而不是珠罌神的幽冥。

茨少爺大概我只能說是憐憫吧﹐畢竟罪弒是與他無關的﹐卻因為被父親連繫的關係而受累。

不過或許也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在「來世」再會。

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不好的感覺。

我很喜歡茨少爺說的那句﹐「那來世﹐我們還會再見的吧」雖然忘記了完整句子= =+

到底是人錯﹐還是神錯﹐這句說話已經變得無從判斷了。

人總是想活久一點﹐神卻被迫要長生。

茨少爺因為是最後一名羔戳的關係而被迫要在籠庭裡活了四百多年﹐而五義人則為了要延長羔戳的壽命而被迫要減短自己的壽命。

到底又是誰不對。

「熱愛生命的人總是被世人稱讚﹐但怕死卻總是被人唾棄。」

一點也沒有出錯﹐一點也沒。

但是﹐其實明明怕死也只是本性﹐每一個人的。

故事可以說是半出乎我意料吧﹐畢竟還有一點是猜到的。

不管如何﹐還是非常好看呢﹐害我很期待往後久遠的作品呢。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 Nou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