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Inception Open Ending有感

一直只放了在plurk﹐忘了放過來﹐純粹是一些個人觀感毫無logic可言。
劇透﹐請見諒。

說是夢嗎﹖那麼為什麼從底層的夢中(與齊藤對話)會不用再用鎮靜劑以進入新的夢境﹖假如說是直接在那一層建構一個新的場景是不可能的﹐他和小梅建構一個場景便用了五十年﹐但他在潛意識中並沒有這麼老﹐而且亦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反射人物吧?

說是現實嗎﹖那為什麼在「現實」中的小孩永遠維持於那個百年未老的狀態﹖而且﹐照道理來說﹐費應該會記得那堆人的樣子﹐但為什麼在「現實」中他看見那些人也沒有反應﹖再說﹐從底層的夢醒到「現實」中依這情況來說早已在混沌的狀態了。還有一個最大的疑惑就是那不停轉動的圖騰依舊一直在轉動﹖

個人認為這種OE的可能性真高﹐所以才造成這電影的劇情如此大受好評吧。我很疑惑﹐其實我有想過從一開始主角就已是在夢中﹐也有想過其實他才是被潛植意念的那個人。

但我最喜歡的一個想法還是前半段的劇情是現實﹐到了後半段的劇情才是一直才夢中﹐轉截點是他去找那個化學家的時候遇見那些在那裡睡覺的人﹐從他植下鎮靜劑那一刻開始便與那些人一樣一直每天做著不同的夢﹐無法脫離這種狀態。(或說是後來在工作室他每天晚上做的那些「實驗那裡開始也可以)

其實當初他和小梅的潛植意念並不能成功﹐所以他在夢中便認為自己能做到這一項工作﹐能完成並能夠回家﹐在底層夢境中他曾說他曾為小梅植下意念並害她死亡﹐其實只是他潛意識中如此渴望﹐而小梅事實卻是為他所殺﹐他這樣做的另一個想法也是減輕自己的內疚感。

而且﹐為什麼被建構師看見時的那個潛意識罪惡感(B/F)是在酒店的結婚紀念日那天﹐但是他在後來遇見小梅的時候卻是在那個他們以前的家﹖這裡會讓我覺得他在那裡的確只是想要減輕自己的罪惡感並讓他後來能更安心的去回到所謂的「現實」。

而最後的成功完成任務也只是他的想像﹐甚至在和他一起完成任務還有在飛機上安好的眾人也只是他的反射人物﹐能認為是夢的原因是圖騰﹐其實這裡也讓能用劇情是主角是被潛植意念來思考(那個電話真的是齊藤來解除罪行的嗎?)。而反射人物會因注視他這點在下機後也得到證實了﹐所以其實現實是不美好的﹖XDDDDDDD
別窓 | 生存記錄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漫節+cw30慢報 | Nought | 頹廢生活>>

この記事の留言:

∧top | under∨

发表留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引用:

∧top | under∨
| Nou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