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altor

altor真的是非常捧﹐讓我深陷其中了……

雖然說遊戲裡的選項不多﹐讓玩家代入的地方也很少﹐甚至簡直只能說是一個故事以半動畫形式弄出來﹐但我還是非常喜歡。

首先不得不說的是畫風﹐那柔和的色調和感覺讓心底暖暖的﹐有種別樣的感覺在那裡泛開來﹐那是一種非常特別的感覺。

而且﹐altor的畫面不只是非常唯美﹐而且也極像原著﹐總讓我懷疑這是不是日本人弄的。

但居然是香港人﹐真是讓我太驚訝了(雖然我沒有歧視的意思﹐只是一直心底裡都是認為香港是沒有什麼人會弄這些的)

不過這實在太讓我高興呢﹐畢竟讓我知道香港也會有這麼有愛之物。

偏題了……

說完畫風﹐就要說故事情節了。

那簡直讓我沉溺的情節﹐真的是太—捧—了﹐那淡淡的失落﹐莫名的惆悵﹐時而有著兩句讓人發笑的話﹐卻帶著無限的絕望﹐那不是一般的文筆所能做到的。

先說69的路線吧﹐那過往簡直讓我心悸﹐以下開始是劇透。

69的前生是初霧﹐初霧是六道能力的契約者﹐而初霧是被Giotto所救﹐但其實giotto也同樣吧…但後來初代被炸得屍骨無全﹐初霧開始暴走﹐無論是新派還是舊派都開始殺了。

mukuro1.jpg
mukuro2.jpg


後來初霧被Giotto的哥哥Paolo殺掉﹐並挖掉右眼﹐因為初代也不希望右眼的詛咒會伴隨他到地獄裡去。

右眼本被封存的﹐但不禁還是有渴望得到能力的人奪走他﹐它被偷運出來﹐相隔了好幾世﹐輾轉間還是落到了淪為實驗品的69身上﹐剛好就是初霧的輪迴。

但27在十年後的世界死了後﹐69終於找回了前生一直找不到的事﹐而找到真相的結局是六道的詛咒消失了﹐契約解除了﹐和彭哥列的契約也解除了。

「眼睛與身體連繫的霎間﹐我取回前世的大部分片段﹐六道輪迴的能力﹐仇恨……和執拗。」
(中間打的東西居然不小心按了esc﹐我就不再打一遍了。)

「今次終於……找到了﹐『你的……亡骸』。」
「然後﹐我跟這顆眼的契約終結了﹐記起了所有的事情﹐也不會再永無止盡地轉生。」
「這就是『找到了』的結果啊。」這個結局﹐真是令人笑不出。
路標上的指示錯誤﹐「迷路」就是必然的。
時間太悠久﹐連恨與責任的矛頭應該指向誰﹐也不清楚了。

是我一手推自己墮入漫長的輪迴地獄﹐痛恨黑手黨的主由﹐就是因為失去了本來是黑手黨的你。連恨的對像也搞不清。我一直以來所做的事﹐到底算是什麼﹖
這樣的真相﹐這樣的我﹐連自己也接受不了。
一切已經終結了啊。我跟你的命運﹐再不會有交上的一天。
看到你﹐就想惡作劇啊。你知道這一切的話﹐會一直介懷在心吧。
這樣就好﹐這樣就可以了。
因為﹐這樣的話﹐我跟你還有連繫哦。
珍惜別人﹐珍惜東西……自己﹐我並不懂得。
只會破壞的我﹐並不明白如何去「珍惜」﹐所以……「不要期待……我能夠說出安慰的話。」

殲滅mafia﹐一直是我活著的理由。
你的存在造成這個理由﹐同時破壞了這個理由。
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理由了。
「終於不會再無止盡地重複又重複了。」
「這是作為守護者最後的工作﹐我跟彭哥列十代目的契約結束了。」

後來就回去十年前了。
不過我的是ture end﹐所以沒有什麼特別悲傷﹐但我玩了bad end﹐才發覺玩bad end的時間會短很多﹐因為沒了初霧的過去。



59路線於日後補完﹐我先在有點累。
別窓 | 後感推薦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罌籠葬 | Nought | GOSICK>>

この記事の留言:

∧top | under∨

发表留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引用:

∧top | under∨
| Nou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