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ght

[獨普/露普同人]別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能力去保護任何人。

無論是路德維希那傢伙也好﹐還是伊萬那傢伙也好﹐自己都總是處於被人保護的狀況。
甚至有時候會覺得﹐其實自己是在削弱別人得到幸福的機會﹐因為﹐他是……

累贅。

明明很想帶給他們快樂﹐帶給他們幸福﹐帶給他們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但是往往﹐帶給他們的﹐總是厄運。

路德為了自己﹐無可奈可之下要向協約國投降﹐對那堆只會踐踏別人來抬高自己的人投降。
吞聲忍氣﹐默默承受﹐不只是為了讓我們獲得更輕的懲罰﹐而是為了怕我擔心他在會議上所發生事。
但他並不知道﹐這樣做只會讓我的怒氣更甚。
他不介意別人怎樣看自己﹐也不介意別人怎樣對待戰敗的自己﹐但卻不允許別人侮辱自己的弟弟﹐那個無論怎樣都站在自己這邊的人。

最後﹐他還是成功做到了讓對弟弟的懲罰減到最輕﹐讓同盟國那邊的人認為自己才是元凶﹐讓這一切發生的最大因素。
但這樣﹐同樣地﹐結果卻是要到蘇聯那堆傢伙的家裡住﹐無論是對於國家內的人民﹐還是對於弟弟﹐這無疑都是最壞的結果。
但﹐他已經為此而滿足了。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了。至少算是為路德做了一點事。

在他收拾行李至到起程到蘇聯﹐他都沒有去找路德﹐也設法不讓路德找到自己。
他很明白﹐作為哥哥的自己﹐其實比路德更愛撒嬌﹐他怕自己會捨不得。但同時他亦明白﹐現實讓他不得不捨得。

蘇聯境內很冷﹐比基爾伯特想像中冷﹐人們的臉上並沒有快樂的表情﹐任何人都是。
那時候正值冬天﹐他來到莫斯科的那天﹐雪堆積得很厚﹐讓他不禁懷疑蘇聯是否一年四季都在雪天度過。
來機場接他的﹐是俄羅斯那傢伙。
那張笑得好比向日葵愉快的臉﹐那是基爾伯特日後常常見到的臉﹐也是基爾每次看到就想揍他一頓的臉﹐更是……讓基爾伯特無法忘懷的臉。

蘇聯當時是很多國家合併起來形成的共和國聯盟﹐但在家裡的﹐只有波羅的海﹐白俄羅斯﹐烏克蘭﹐波蘭﹐和那讓人火大的傢伙。
不過比起來﹐也算是很熱鬧吧。起初基爾伯特真的是這樣想。
但日子越久﹐他越發覺﹐這裡儘管人多﹐卻不比自己與路德的家溫暖﹐這裡的人都是充滿著恐懼﹐擔憂過著每一天。
即使是早餐﹐也總是無言﹐冷清地度過﹐然後各人又去做各人該做的事。
除了偶爾能看到波羅的海牛頭不搭馬嘴的聊天﹐或是娜塔莎纏著伊萬的戲碼﹐但那只限於偶爾。

俄羅斯曾告訴基爾﹐他的夢想是躺在向日葵的花田下。
後來﹐很後來﹐基爾伯特終於明白掛在伊萬那傢伙臉上一成不變的笑容的意味。

那是孤獨的人獨有的表情。

正因為夢想無法實現﹐才要掛著那可悲的表情﹐那空有軀殼的微笑﹐背後﹐到底盛了多少的痛苦﹐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寂寞……那大概是無法衡量的。
但在知道的時候﹐普魯士已脫離了俄羅斯的統治。


愛﹐從來都不是無私的。

基爾伯特一直也以為俄羅斯是害怕自己的人民逃走才築起柏林圍牆﹐原來那並不只是害怕於孤獨﹐更是對自己的一種束縛。
儘管基爾他一點也不想承認﹐但伊萬那傢伙﹐大概是真的害怕自己會回到路德的身邊。
築起柏林圍牆後﹐基爾整整兩個星期沒有說話來以示憤怒。
他還很清楚記得當時俄羅斯那無奈的表情。

但他很清楚﹐那傢伙最後並沒有後悔。
因為只要自己與路德失去聯繫﹐就不能再與路德在一起。
至少俄羅斯那傢伙是這樣認為的吧。

基爾真的沒想到﹐一直嚷著要和哥哥合體的娜塔會是最早宣告獨立的那一個。
本來想著伊萬一直害怕又討厭娜塔﹐娜塔的離開一起會讓他高興起來。
但他萬萬也沒料到﹐簽約後的伊萬的背影是如此沉重﹐讓他的心也一同沉了下去。

一個一個國家離開蘇聯﹐宣告獨立的時候﹐基爾真的很想知道﹐伊萬的心到底在想什麼。
他有那麼一剎那﹐想前去抱著那孤寂的身影。
在人民的起義下﹐受上司的指令﹐自己最後﹐也離開了蘇聯。
他們肩上要背負的﹐總是太多。


最後他終於明白……「國家與國家之間﹐並不存在大團圓結局。


別窓 | 殘筆年華 | 留言:0 | 引用:0 | ∧top | under∨
<<[速報]Happy Valentine's Day | Nought | [速報]poly2010>>

この記事の留言:

∧top | under∨

发表留言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引用:

∧top | under∨
| Nought |